注册账户 登录
凤翔人社区 返回首页

fxchjliu的个人空间 https://www.fx0917.com/?557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五指岭的传说

已有 1012 次阅读2012-3-10 20:03 |个人分类:家乡美| 传说

家在汉封最远的地方——五指岭。 
相传那里曾经是一块肥沃的小平原,勤劳质朴的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小日子过的恬静而又美好。就在一年夏末秋初的时候,村里相继出现了一系列怪事,粮食被偷、鸡鸭被盗、牲口被叼、小孩溺水、傻儿欢呼……特别是一到晚上,远远的总会听见有妇人啼哭,搅的大家心神不宁、坐卧难安。这时,有一个胆大的后生与人夸口,言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,敢在夜里出去巡查,并一探究竟,于是他就在人们的指引下,向着村口走去。 
在路过南渠那棵老桐树时,但觉有人说话,可又没有听清楚,他知道是有谁在后面搞怪,不以为意。走了大概有半个时辰的功夫,又觉得后面有脚步声传来,因为他记得奶奶曾经讲过凡人头上三盏灯的故事,只要不回头,即便是鬼咱也不怕。昏暗的乌云遮住了月亮,前面的路途越来越窄,穿过草甸、越过竹林、渡过沙河、跨国石鳖,一直向北而去,可前面的路到底在哪里? 
他迷失了方向。 
翌日清晨,人们见他彻夜未归就出来寻找,结果竟然在一处荒冢间发现了他。只见其人衣衫不整、面容憔悴,竟长长的趴在墓堆上一动不动。奇怪的是他的嘴里填满了泥土和草根,脸上手上全是划痕。待人们将他拖回家里清肠灌胃之后,方才开口说道:“过……罪……获……”、“啊……呵呵呵呵”,可就是说不全一句话,结结巴巴的跟村口哪个瓜子没什么区别。 
消息传开,村子里人心惶惶。老族长急忙召集大家在祠堂商议,这到底是不是上天在示警?难道是我们敬奉不周,有所怠慢?可想想年复一年的各种庙会,上九、二月初四、三月初三、四月初一、六月十九、七月十八、九月十三、十月初十、腊月三十……那一场不是隆重而热烈,都在大操大办呀!这时有人说起一段关于风神的往事,说是当时牌位太多,管事的年轻人一时大意将风神安放在了后排位置,结果导致演出当晚舞台被掀的严重后果。对于上天的敬畏使得人们异常的虔诚。于是大家就聚在一起,组成声势浩大的迎神队伍,向大山深处挺进。 
淅淅沥沥的秋瀮都下了一个多月,还不消停。 
时间一晃就到了中秋,乌云依旧压着山头,不见月亮,人的心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,堵得慌。天色渐晚,雨势渐大,狂风拽住苍桐老槐的头肆意的哀嚎摇晃,猫儿不敢上炕,小狗四处乱撞。突然从远远的地方传来一声闷响,房屋开始晃动,满屋满院的都是积水和落叶。这时忽见天空出现了一位高大魁梧的大山人,身披绿袍,手拿大刀,胯下一骑红鬃烈马左右飞腾。 
大概过了三天三夜,才见太阳从东方升起,门前绿地起伏如丘,屋后草甸陷为河沟,村头村尾的老桐树全被劈为碎片,杆根焦黑,原来齐整有序的农舍被沟壑隔开,东七户西七户如星散落。 
不知过了多少年月,才听那位后生瓜子再次提起,说是北山真神刘爷有一天路过村庄,见到一个小孩在门前拉屎,其母竟然用擀好的面团给其擦屁股,对于这种暴殄天物而不知珍重的行为他十分恼怒,于是才指点千年老桐妖出来作乱。而当晚与之对战的大山人便是镇山之神关老爷,他为了降妖除魔而不致于伤及无辜百姓,在激烈的打斗中四下狂奔,最后借用雷公和电母的法力,一掌击出,才将其原型劈为碎片。由于桐妖魂魄无处寄身,结果只能随天雷消散,不见踪影。可这一掌也使的平整的大地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右掌形地貌,从东向西大小拇指依次指南而列,分别为蒿头山岺子、马莲滩岺子、程家塬岺子、西沟岺子和豆村岺子,合为五指,名为五指岭。 
瓜子的故事传了一代又一代,讲了一年又一年,有人说他最后进山隐居了,也有人说他因为泄漏天机而瞎了双眼,活到一百岁在法门寺出家了,还有人说…… 
“还有人说,有这么一个故事……”她就是我的外祖母,一个人在屋里念叨着。 
现在站于南山之上,仍然可以清楚的看见五个指形沟岺,脉脉相连,惟妙惟肖,甚是传神。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QQ|申请友链|小黑屋|凤翔人社区 - 人才,租房,招聘,二手广告免费信息发布网站 ( 陕ICP备15010312号 )

GMT+8, 2020-11-27 08:40 , Processed in 1.123200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返回顶部